示例图片二

大商绝唱:江山厌尽携君手

外面是暮霭沉沉,云里一片赤红的血色。偌大的宫殿里静悄悄的,只有一个人影静默地坐在大殿中央的王座上。

牧野之战败了。帝辛想。

大商绝唱:江山厌尽携君手

但奇怪的是他心里出奇的平静,不悲不喜,不怒不嗔。他知道他兵败了,大势已去英雄末路,但他仍旧是帝王,低头俯瞰天下社稷,生死与共万里山河。

背后传来缓慢而清晰的脚步声,帝辛没有回头,于是那声音就在他背后停住。

“陛下。”她唤。

帝辛无声地笑起来。窗外狼烟四起烽火如钩,铁骑一匹一匹踏碎山河,玄鸟悲鸣冲天摇摇欲坠,他的王朝满身疮痍,四面悲歌里辰光终究留不住片刻。他是孑然一身的亡国昏君,然而身后美人眉目温柔,替他拂去额发上火血与忧。

大商绝唱:江山厌尽携君手

“爱妃,”帝辛笑,“朕的江山没了。”

妲己也笑,恍惚间还是苏护家那个不谙世事的稚龄少女。她道:“陛下,让妾身给您再跳支舞吧。”

帝辛击掌起身,宽大绣了玄鸟的衣袍在风中猎猎:“好,那朕就位爱妃击缶助兴!”

妲己嫣然起舞,跳的是一首《玄鸟》:“天命玄鸟,降而生商,宅殷土芒芒,正御彼四方……”

美人衣袂飘飘,在一片霞光香鬓织就的露电幻影中,大邑商歌舞升平,帝王胯下烈马长嘶,四方诸国皆来朝见,他大笑着挥动手中马鞭,百官伏在他脚下山呼万岁,而远处鹿台就要建成,妲己笑着喂给他一颗通熟透亮的葡萄。

大商绝唱:江山厌尽携君手

江山如画,海晏河清。

妲己忽然停下来,转头笑着看向帝辛。她笑起来好看极了,只是笑着笑着眼眶就滚烫的模糊起来。

“陛下,”她说,“妾身有些话想同陛下讲。”

帝辛看向妲己,妲己说这话的时候很温柔。帝辛见过妲己很多样子,有时候欢喜的双脸生霞,有时哭起来也如梨花带雨,两只眸子水汪汪的,就算只是眨眼也极有风情。

可他还是最喜欢妲己看着他笑的样子,那样子温柔极了,和现在一样,目光柔和而安静,就象是春日里清晨照在冰溪上的熹光。他是帝王,扮惯了上位者的尊严与冷漠,也看惯了各种或谄媚或敬畏的笑容,他做惯了寒原雪顶上的坚冰,直到被妲己一笑捍住了心。春回大地,雪顶消融。

大商绝唱:江山厌尽携君手

从此他爱煞她的温柔,哪里都喜欢,额角眉梢喜欢,肤如凝脂喜欢,乌发如瀑喜欢,窈窕成姿也喜欢。他一掷千金搏她一笑,挖空心思讨她欢颜,哪怕倾国倾城也不惜——

“我知道,”帝辛忽然开口,眼神竟也染上几分柔软,“爱妃是狐狸。”

宫殿里忽然安静下来,连空气中尘埃细小的浮动都显得一清二楚。

妲己愣在那里,倏而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滑落下来——

她忽然弯起唇角,笑得温柔而坚定:“陛下,妾身跟您走。”

大商绝唱:江山厌尽携君手

终于倾国倾城换得她温柔此生。

“别哭,爱妃哭什么呢?”帝辛用拇指摩挲过妲己的脸颊,替她擦去眼泪,“朕带你走。”

妲己点点头,眼角泪光未除,却笑靥明媚。她端起御案上鸱吻方尊:“妾身敬陛下一杯!”

“好!爱妃再与朕共饮一杯!”

酒液冰凉,眼泪却滚烫,两人在泪光与笑容之间痛饮,那些家仇国恨,尊严与爱情交织在一口辛辣的酒里,又冉冉升成天上的星辰,在天边浮现,闪烁,又湮灭在沉默的夜里。

大商绝唱:江山厌尽携君手

夜色无边,然而还未来到的春暖花开却在此刻绽放,一杯酒里一轮月,一盏灯是一束花。那些苦难和忧愁在摘星楼外都灰飞烟灭,里面仙境桃源,君子长情,美人温柔。

帝辛挥袖击落案上烛台,火星零零,瞬间点燃殿上兽皮的地毯。他纵声大笑,抬手浇洒整杯清酤:“好一个浩荡王朝!天下纵大,不如爱妃一笑!来来来,就像当初我们相识,且与美人斟酒对饮!”

火光滔天,那些远道而来的金戈铁马都在一片赤色里化为幻影。满天神佛不仁,作悲悯投人间以杀戮。大地荒冷,风寒萧萧,只有这凌世独立的摘星楼上还有着人世间最后一点温存。

大商绝唱:江山厌尽携君手

他看着妲己也抬手泼尽一杯酒,脸上脂粉被火焰熔化了也不怕,簪花落地,罗裳凌乱,她一生里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,但现在却笑的眉眼弯弯,连眼泪里都闪烁着笑容的光彩。

她说,陛下,妾身跟您一起走啊。

她不是什么苏护家贤良的女儿,不是什么奉旨灭国的祸水,她是他的爱妃,那个会冲他笑的眉眼弯弯的妲己,那个决心陪他共葬山河的发妻。

狐狸又如何呢?茫茫人世间,也只有这只狐狸真心待他。

帝辛终于放声大笑,这满目酒与火作乐,光与夜高歌,这世界还是如此荒淫残暴,糊涂的一塌糊涂!

大商绝唱:江山厌尽携君手

烧吧!最后这点光和热燃尽了才好!

烧吧!天地间独有我才帷幄这山河!

烧吧!管他亡国昏君、孽世妖种,偏偏要以壮烈证我一生顽固!

眼前火光缭乱,一生的悲与欢都在眼前走马般掠过,他君王一世,坐拥山河征讨蛮疆,麾下雄兵百万,筑建金台无数。可这仅剩的一眼里,是妲己朝他弯眸轻笑,犹如初见般温柔。

大商绝唱:江山厌尽携君手

摘星楼上大火熄灭的时候城破了。他们都说,那天晚上,朝歌下了很大一场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