示例图片二

“一株百合”

我是一株百合,不是一株野草。只有开出美丽的花朵才能证明我是百合花。

“一株百合”

在一个偏僻遥远的山谷里,有一个高达数千尺的断崖。断崖边上的那株小小的百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长出来的。

百合刚刚长出来的时候,长得和杂草一样。但是,自己不是一株野草,这一点它是知道的。

在它的灵魂深处,有一个内在的纯洁的念头:“我是一株百合,不是一株野草。开出美丽的花朵就能证明我是百合花。”

“一株百合”

有了这个想法,百合努力地吸收水分和阳光,直直地挺着胸膛,深深地扎根。

终于在一个春天的清晨,百合的顶部结出了第一个花苞。

百合的心里是那么的高兴,其他的杂草却很看不起它,它们在私底下嘲笑着百合:“这家伙明明是一株草,却说自己是一株花,还真以为自己是一株花,我看它顶上结的不是花苞,而是头脑长瘤了。”

“一株百合”

公开场合,它们则讥讽百合:“你不要做梦了,就算你开出美丽的花朵,在这荒郊野外,你跟我们一样是毫无价值的。”

经常也有飞过的蜂蝶鸟雀,它们也会奉劝百合不用那么努力开花:“生活在这断崖边上,就算开出世界上最美的花,也没有人来欣赏呀!”

“一株百合”

百合说:“我要开花,是因为我知道自己会有美丽的花;我要开花,是为了完成作为一株花的庄严使命;我要开花,是因为我喜欢以花来说明自己的存在。不管是否有人欣赏,不管大家怎么看我,我一定要开花!”

在野草和蜂蝶的鄙夷下,野百合努力地释放内心的能量。有一天,它终于开花了,它那灵性的白和秀挺的风姿,超越了断崖上最美丽的颜色。

“一株百合”

现在,野草与蜂蝶再也不敢嘲笑它了。

百合花一朵一朵地盛开着,花朵上每天都有晶莹的水珠,野草们以为那是昨夜的露水,只有百合自己知道,那泪滴是由极深沉的欢喜所结成的。

每到春天,野百合努力地开花、结籽。它的种子随风飘落在山谷、草原和悬崖边上,洁白的百合到处盛开。

“一株百合”

很多年以后,远在百里外的人,从城市、从乡村,千里迢迢赶来就是为了欣赏百合开花。很多孩童跪下来,闻嗅百合花的芬芳;一对对情侣互相拥抱,许下了“百年好合”的誓言;无数的人看到这从未见过的美,感动得落泪,那纯净湿柔的内心也被触动了。

后来那地方,被人称为“百合谷地”。

“一株百合”

不管别人怎么欣赏,满山的百合花都谨遵着第一株百合的教导:

“我们要默默地全心全意去开花,以花来证明自己的存在。”